广告位

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临海幼儿园 >

从深圳看中国幼教改革为什么这么难

2020-03-24 14:13临海幼儿园 人已围观

简介学龄前儿童的入园难、入园贵,如同看病难、看病贵一样,一直以来都是中国社会普遍关注却始终无法解决的难题。 比如2018年11月的《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》、...

  学龄前儿童的入园难、入园贵,如同看病难、看病贵一样,一直以来都是中国社会普遍关注却始终无法解决的难题。

  比如2018年11月的《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》、2019年1月的《关于开展城镇小区配套幼儿园治理工作的通知》,各省市也因应于自身情况进行了政策调整和跟进。

  以改革开放前沿阵地深圳为例,2019年4月先后印发了《关于进一步深化改革促进学前教育普惠优质发展的意见》、《深圳市学前教育发展行动计划(2019—2020)》,确立了2020年深圳公办园+普惠园占比80%以上,公办园在园儿童占比50%以上的目标。

  深圳一家民办幼儿园负责人在探讨幼教改革时表示,深圳目前80%的目标已经实现,目前是在解决50%的问题,也就是“回收政府产权幼儿园改为公办”。

  公开数据显示,截止到2018年,深圳公办园占比仅有3.8%,远远低于北京的63%,上海的62%,广州的30%。

  虽然深圳市政府承诺,将通过一系列途径进行财政补贴,财政投入保障将从2018年的不到30亿,发展到2020年预计超过100亿元,但从占比3.8%到占比50%以上,这样的补贴又显得杯水车薪,远远不够。

  “为什么一定要公办幼儿园达到50%呢?改革的重点应该是普惠和增加学位。”

  对很多幼教从业人士而言,这才是改革的重点,在他们看来,深圳幼教目前的格局是历史发展形成的,作为改革最前沿的城市,跟北京、上海等地不具备对比的参照性。

  那位民办幼儿园负责人坦言,目前的财政补贴折算到每个幼儿园以及每个孩子身上,其实是非常少量的,这个补助对于实际办学者来说,没办法起到特别大的支持作用。

  他以其所在幼儿园举例,每年财政补贴总量是40万人民币,折算到每个孩子身上是每人一年不到1,000元。

  而对公办幼儿园来说,所有费用支出都由财政负责,老师的工资算在内折算到每个孩子身上每年是三万到四万。

  针对幼儿园普惠化的政策,多数家长表示了欢迎和赞赏,毕竟这一利好政策在很大程度上解决了“入园贵”的问题,但与此同时,也不乏一些担忧的声音。

  因为尽管政府层面要求转为普惠园后要确保质量不下降,但由于办园成本加上财政补贴难以覆盖支出等客观原因,不可避免会倒逼一些幼儿园缩减兴趣课程,牺牲掉原来的特色等。

  “家长的担忧的是很现实的问题,其实可以有好的期待,如果政府补贴力度加大,解决了老师待遇等问题,后续课程的设置以及办园质量等,可能都会相对更有保障。”

  而对于外界普遍争议的政府推进政策过程中可能存在的“形式主义”和“一刀切”的问题,该负责人表示,“一刀切”肯定的有的,不只是深圳,其他城市也会有,但退一步讲,也是不可避免的,因为从民办转为公办,势必要统一化,很难在各个园之间做到差异化。

  “对比国外,不管是哪个阶段的教育,民办和公办其实都在承担不同的角色,公办的角色更多是保基础、保方向,民办更多是百花齐放,允许不同特色的展现,如何平衡,这就需要国家做好调控,怎么处理好政府和市场这两只手的关系。”

  该负责人最后强调,一个政策在落地的过程中,牵扯的范围很广,关涉的群体也很庞大,尤其是幼教改革,其中不只有办园方、师资团队,还有家长。

  如何让政策在实施过程中更加细致化,做到适当的人文关怀,而不是单纯为了完成某个硬指标,这确实是一大考验。

Tags: 中国幼师网 

广告位
    广告位
    广告位

标签云

站点信息

  • 文章统计871篇文章
  • 标签管理标签云
  • 微信公众号:扫描二维码,关注我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