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告位

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家长 >

临海市尤溪镇下涨村:依托特色经济孝善富美齐

2020-03-10 11:22家长 人已围观

简介下涨村位于临海市区西南的尤溪镇境内,江南大峡谷中段,是国家AAA级景区,亦是另一个国家AAA级景区江南大峡谷军事探险漂流的必经之地。全村人口388户、1075人,其中党员33名。近年...

  下涨村位于临海市区西南的尤溪镇境内,江南大峡谷中段,是国家AAA级景区,亦是另一个国家AAA级景区江南大峡谷军事探险漂流的必经之地。全村人口388户、1075人,其中党员33名。近年来,下涨村不断发展旅游经济,以“农家乐”为主线,不断开拓乡村休闲旅游业。目前,全村共有民宿户、农家乐户21家,食宿配置均按三星级标准。下涨村生态、人文资源丰富,先后荣获国家首批乡村旅游“千千万万”品牌村、全国文明村、国家AAA级旅游景区、浙江省卫生村、浙江省全面小康建设示范村、浙江省农家乐精品村、浙江省旅游特色村、基层党组织建设示范村等荣誉称号。

  春天里,驱车前往临海尤溪镇,途经颇具人气的指岩滑草场,而后缓缓驶入蜿蜒的盘山公路,不久便来到农家乐、民宿的“明星村”——下涨村。

  依托周边景区和天然的山水优势,下涨村充分挖掘生态环境的后发优势和农村生活朴素的文化内涵,因地制宜发展农家乐和民宿产业,努力创造“以农民为主体”的稳定收入点。

  随着城里人不断地下乡,乡村休闲产业的蓬勃发展,下涨村这个传统的农家乐、民宿特色村,正在经历着一个新的嬗变。

  从村口沿着村道漫步,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下涨村崭新气派的文化礼堂。从文化礼堂的一些细节中,我们可以窥见下涨村这几年的新变化。

  文化礼堂的主体楼集村办公楼、民俗博物馆、党建文化展厅为一体,涵盖图书阅览室、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照料中心及室内休闲娱乐场地等多种便民设施。在主体楼的上方,则竖着一枚鲜红的党徽,在白墙黑瓦的建筑中显得颇为亮眼,与不远处的党建长廊交相呼应,构成了下涨村的“红色阵地”。

  以“党建+文化”的发展模式为底色,下涨村渐次铺陈出一幅特色彰显、求新思变的美丽乡村画卷。

  “下涨村是个多山少地的山村,早年间,下涨村村民祖祖辈辈依靠丰富的林业资源生活,将做纸及烧炭作为主要的生活来源。”下涨村前党支部书记罗根富回忆,“后来,青壮年都选择到外面打工赚钱。”

  口中有400多人选择了回村创业,依托自然环境合力开发了江南大峡谷漂流项目,开始发展农家乐、民宿等休闲旅游业。”

  江南大峡谷军事探险漂流、白岩古村落、灰坑古村落、坪坑古村落、双龙古道、江南情人谷、指岩滑草场、哈哈乐园、龙门景区……周边丰富的旅游项目,众星拱月般催热了下涨村的旅游经济,吸引了大批慕名而来的游客。

  党建抓实了也是生产力。“近年来,在镇党委政府指导下,村两委通过决议,把下涨村的环境综合整治作为发展乡村旅游的起点,按照‘统一规划、分步实施、政府主导、多元投入、打造特色’的工作思路,对村房屋建筑进行了统一的外立面改造,对旅游区周围的不协调建筑进行了风貌改造,对景区河道进行了美化清理,营造出环境优美、舒适宜人的乡村旅游环境。”下涨村党支部书记罗来富说。

  眼下,在党员示范带动的基础上,下涨村按照严格的卫生管理制度,进一步改善景区环境卫生,提高景区环境质量。

  罗来富表示,下涨村将会进一步打造“党建+旅游”文化特色村,一方面打出下涨党建品牌,另一方面带动旅游经济收入。

  宽阔的村路,串联起下涨村现有的21家民宿、农家乐,其中党员示范户3家,可同时接待上千人就餐,共有床位260张,食宿配置均按三星级标准统一配置、统一培训、统一管理,为现代人提供了一个短暂放松与自我放归的憩息地。

  家养老服务照料中心门口,三两位老人并排而坐,沐浴在春日的阳光中,格外惬意美好。

  今年73岁的董良满老人,和往常一样刚在照料中心吃过午餐,正在门口踱步。提到照料中心提供的午餐,这位独居老人赞不绝口,“来照料中心吃饭比自己做饭方便很多,这里没有过夜菜而且荤素搭配,营养均衡,我们用的餐具也都是经过消毒的,充分保证了卫生和安全。”董良满说。

  据了解,像董良满这样固定在照料中心用餐的老人,村里共有二三十位,大多都是60岁以上的孤寡老人。通过民政局和村里的补贴,从2017年开始,下涨村的老人只要支付30元/月,就可以在村民照料中心解决吃饭问题。

  在下涨村,60岁以上的老人有286名之多,超过全村人口的四分之一。其中,80岁以上的老人有30余名,90岁以上的有四五个,是远近闻名的长寿村。

  对此,下涨村村民委员会主任张如青猜想,是下涨村的自然环境、人文底蕴和乡风民情,为“长寿村”提供了现实基础和优势条件。“事实上,也正因为老人‘扎堆’,孝老敬老文化在下涨村变得深入人心,‘归巢’的中青年也越来越多,每个村民骨子里都流淌着孝老爱老的血液。”

  村里长寿老人多,孝老爱老一直是村民的优良传统。早年,村民罗荣华因为其儿子在外办厂,一直留在椒江帮助儿子打理厂内事务。2006年,为了照顾老母亲叶招英,他放弃了继续在外赚钱的机会,回家帮助老人洗衣做饭,非常关心老人的身体状况。“老人今年101周岁了,是村里最年长的寿星。村里的党员干部经常上门看望,对老人嘘寒问暖,关照老人的

  罗荣华的儿子看在眼里,尽管在外工作,也不忘经常回家看看父亲,尽尽孝道。“一有空他就往家里跑,有时候一下子带二十几个朋友回来玩,非常热闹。”罗荣华说。

  在外出村民为了让老人安享晚年而选择“归巢”的同时,也有一位特殊的老人将目光瞄准了下涨村淡然恬静的自然环境,慕名而至。

  家住临海东湖附近的罗先生今年70多岁,一年以前开始频繁往返下涨村,如今已和村里的老人打成一片。一提到他,村里的老人都笑称:“去年打台风都舍不得走咧,每次来都固定住在江南大峡谷农家乐。”

  “罗先生每次来下涨村,都在民宿逗留一段时间,少则十天,多则十五天,往往一待就是大半个月,再从村里返回市中心。隔个十几天,就又会过来住。”临海市农家乐协会会长、江南大峡谷农家乐的负责人朱金富说。

  每年5月直至10月,是下涨村的旅游旺季。稳定的预订情况让经营户们并不太担心今年的生意,恬然自乐地拾掇着自家刚煮好开晒的笋干。

  54岁的罗恒星曾远赴湖北务工,近年来,整村面貌的改变让他看到了商机,如今,他和妻子一起经营农家乐已有四年,“‘五一’以后客流量会明显增加,生意会越来越好。趁着放晴多晒些笋干,客人品尝后如果喜欢也方便购买。”

  丰富的生态资源,带动了农副产品的销售。除销售笋干外,下涨村还创办了两家豆腐社、两家番薯庆糕店铺,发展出捣年糕、挖笋等休闲项目,开展了乡村旅游节、美食节、土特产展销等各种农事活动。

  尽管下涨村的笋干、庆糕等农副产品叫好又叫座,民宿、农家乐也经营得有声有色,很受游客欢迎,但罗来富等党支部班子率先意识到,发展旅游经济,仅利用自身资源是不够的,还得有项目和产业的支撑。

  罗来富表示,要把民宿产业打造成下涨村旅游发展的增长极。“最初,我们依托于漂流开始兴办农家乐,然后慢慢转向了创办民宿。如今,随着农家乐、民宿行业的不断壮大,市场的竞争也越来越激烈,我们不能再停留于仅仅满足游客住宿需求的低端民宿,应该开始思考创出特色打造中高端民宿,进一步拓展我们的品牌。”

  三年前,下涨村成立了临海市春谷旅游发展有限公司,对全村的农家乐、民宿及其他旅游资源进行统筹,形成合力,并与上海统领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达成游客输送意向,每年都有2000余名上海“粉丝”纷至沓来,创造了全村约200万元的旅游收入。

  去年开始,在临海市财政局、水利局的支持下,下涨村开始建设健身游步道、美丽河道。据了解,来自杜桥的金先生投资的建筑面积达3300平方米的大型高档民宿酒店,目前也已在规划中。

  旅游设施的日益完善,让全体村民对发展特色旅游品牌信心倍增。经过村两委的多次商议,下涨村将派出代表与上海的社区取得联系,发展除了散客以外批量的上海游客。

  当下,农旅结合、以旅促农的成功案例有很多。在考察了供需关系及黄桃的经济效益后,在下涨村200余亩的闲置土地上,村集体带领村民种下了黄桃。“以绿色生态休闲农业为着手点‘农旅结合’,黄桃的成熟期在三年以后,在此期间,观花、采摘、加工、使用可形成一条特色产业链。”罗来富说。

  下涨村位于临海市区西南的尤溪镇境内,江南大峡谷中段,是国家AAA级景区,亦是另一个国家AAA级景区江南大峡谷军事探险漂流的必经之地。全村人口388户、1075人,其中党员33名。近年来,下涨村不断发展旅游经济,以“农家乐”为主线,不断开拓乡村休闲旅游业。目前,全村共有民宿户、农家乐户21家,食宿配置均按三星级标准。下涨村生态、人文资源丰富,先后荣获国家首批乡村旅游“千千万万”品牌村、全国文明村、国家AAA级旅游景区、浙江省卫生村、浙江省全面小康建设示范村、浙江省农家乐精品村、浙江省旅游特色村、基层党组织建设示范村等荣誉称号。

  春天里,驱车前往临海尤溪镇,途经颇具人气的指岩滑草场,而后缓缓驶入蜿蜒的盘山公路,不久便来到农家乐、民宿的“明星村”——下涨村。

  依托周边景区和天然的山水优势,下涨村充分挖掘生态环境的后发优势和农村生活朴素的文化内涵,因地制宜发展农家乐和民宿产业,努力创造“以农民为主体”的稳定收入点。

  随着城里人不断地下乡,乡村休闲产业的蓬勃发展,下涨村这个传统的农家乐、民宿特色村,正在经历着一个新的嬗变。

  从村口沿着村道漫步,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下涨村崭新气派的文化礼堂。从文化礼堂的一些细节中,我们可以窥见下涨村这几年的新变化。

  文化礼堂的主体楼集村办公楼、民俗博物馆、党建文化展厅为一体,涵盖图书阅览室、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照料中心及室内休闲娱乐场地等多种便民设施。在主体楼的上方,则竖着一枚鲜红的党徽,在白墙黑瓦的建筑中显得颇为亮眼,与不远处的党建长廊交相呼应,构成了下涨村的“红色阵地”。

  以“党建+文化”的发展模式为底色,下涨村渐次铺陈出一幅特色彰显、求新思变的美丽乡村画卷。

  “下涨村是个多山少地的山村,早年间,下涨村村民祖祖辈辈依靠丰富的林业资源生活,将做纸及烧炭作为主要的生活来源。”下涨村前党支部书记罗根富回忆,“后来,青壮年都选择到外面打工赚钱。”

  口中有400多人选择了回村创业,依托自然环境合力开发了江南大峡谷漂流项目,开始发展农家乐、民宿等休闲旅游业。”

  江南大峡谷军事探险漂流、白岩古村落、灰坑古村落、坪坑古村落、双龙古道、江南情人谷、指岩滑草场、哈哈乐园、龙门景区……周边丰富的旅游项目,众星拱月般催热了下涨村的旅游经济,吸引了大批慕名而来的游客。

  党建抓实了也是生产力。“近年来,在镇党委政府指导下,村两委通过决议,把下涨村的环境综合整治作为发展乡村旅游的起点,按照‘统一规划、分步实施、政府主导、多元投入、打造特色’的工作思路,对村房屋建筑进行了统一的外立面改造,对旅游区周围的不协调建筑进行了风貌改造,对景区河道进行了美化清理,营造出环境优美、舒适宜人的乡村旅游环境。”下涨村党支部书记罗来富说。

  眼下,在党员示范带动的基础上,下涨村按照严格的卫生管理制度,进一步改善景区环境卫生,提高景区环境质量。

  罗来富表示,下涨村将会进一步打造“党建+旅游”文化特色村,一方面打出下涨党建品牌,另一方面带动旅游经济收入。

  宽阔的村路,串联起下涨村现有的21家民宿、农家乐,其中党员示范户3家,可同时接待上千人就餐,共有床位260张,食宿配置均按三星级标准统一配置、统一培训、统一管理,为现代人提供了一个短暂放松与自我放归的憩息地。

  家养老服务照料中心门口,三两位老人并排而坐,沐浴在春日的阳光中,格外惬意美好。

  今年73岁的董良满老人,和往常一样刚在照料中心吃过午餐,正在门口踱步。提到照料中心提供的午餐,这位独居老人赞不绝口,“来照料中心吃饭比自己做饭方便很多,这里没有过夜菜而且荤素搭配,营养均衡,我们用的餐具也都是经过消毒的,充分保证了卫生和安全。”董良满说。

  据了解,像董良满这样固定在照料中心用餐的老人,村里共有二三十位,大多都是60岁以上的孤寡老人。通过民政局和村里的补贴,从2017年开始,下涨村的老人只要支付30元/月,就可以在村民照料中心解决吃饭问题。

  在下涨村,60岁以上的老人有286名之多,超过全村人口的四分之一。其中,80岁以上的老人有30余名,90岁以上的有四五个,是远近闻名的长寿村。

  对此,下涨村村民委员会主任张如青猜想,是下涨村的自然环境、人文底蕴和乡风民情,为“长寿村”提供了现实基础和优势条件。“事实上,也正因为老人‘扎堆’,孝老敬老文化在下涨村变得深入人心,‘归巢’的中青年也越来越多,每个村民骨子里都流淌着孝老爱老的血液。”

  村里长寿老人多,孝老爱老一直是村民的优良传统。早年,村民罗荣华因为其儿子在外办厂,一直留在椒江帮助儿子打理厂内事务。2006年,为了照顾老母亲叶招英,他放弃了继续在外赚钱的机会,回家帮助老人洗衣做饭,非常关心老人的身体状况。“老人今年101周岁了,是村里最年长的寿星。村里的党员干部经常上门看望,对老人嘘寒问暖,关照老人的

  罗荣华的儿子看在眼里,尽管在外工作,也不忘经常回家看看父亲,尽尽孝道。“一有空他就往家里跑,有时候一下子带二十几个朋友回来玩,非常热闹。”罗荣华说。

  在外出村民为了让老人安享晚年而选择“归巢”的同时,也有一位特殊的老人将目光瞄准了下涨村淡然恬静的自然环境,慕名而至。

  家住临海东湖附近的罗先生今年70多岁,一年以前开始频繁往返下涨村,如今已和村里的老人打成一片。一提到他,村里的老人都笑称:“去年打台风都舍不得走咧,每次来都固定住在江南大峡谷农家乐。”

  “罗先生每次来下涨村,都在民宿逗留一段时间,少则十天,多则十五天,往往一待就是大半个月,再从村里返回市中心。隔个十几天,就又会过来住。”临海市农家乐协会会长、江南大峡谷农家乐的负责人朱金富说。

  每年5月直至10月,是下涨村的旅游旺季。稳定的预订情况让经营户们并不太担心今年的生意,恬然自乐地拾掇着自家刚煮好开晒的笋干。

  54岁的罗恒星曾远赴湖北务工,近年来,整村面貌的改变让他看到了商机,如今,他和妻子一起经营农家乐已有四年,“‘五一’以后客流量会明显增加,生意会越来越好。趁着放晴多晒些笋干,客人品尝后如果喜欢也方便购买。”

  丰富的生态资源,带动了农副产品的销售。除销售笋干外,下涨村还创办了两家豆腐社、两家番薯庆糕店铺,发展出捣年糕、挖笋等休闲项目,开展了乡村旅游节、美食节、土特产展销等各种农事活动。

  尽管下涨村的笋干、庆糕等农副产品叫好又叫座,民宿、农家乐也经营得有声有色,很受游客欢迎,但罗来富等党支部班子率先意识到,发展旅游经济,仅利用自身资源是不够的,还得有项目和产业的支撑。

  罗来富表示,要把民宿产业打造成下涨村旅游发展的增长极。“最初,我们依托于漂流开始兴办农家乐,然后慢慢转向了创办民宿。如今,随着农家乐、民宿行业的不断壮大,市场的竞争也越来越激烈,我们不能再停留于仅仅满足游客住宿需求的低端民宿,应该开始思考创出特色打造中高端民宿,进一步拓展我们的品牌。”

  三年前,下涨村成立了临海市春谷旅游发展有限公司,对全村的农家乐、民宿及其他旅游资源进行统筹,形成合力,并与上海统领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达成游客输送意向,每年都有2000余名上海“粉丝”纷至沓来,创造了全村约200万元的旅游收入。

  去年开始,在临海市财政局、水利局的支持下,下涨村开始建设健身游步道、美丽河道。据了解,来自杜桥的金先生投资的建筑面积达3300平方米的大型高档民宿酒店,目前也已在规划中。

  旅游设施的日益完善,让全体村民对发展特色旅游品牌信心倍增。经过村两委的多次商议,下涨村将派出代表与上海的社区取得联系,发展除了散客以外批量的上海游客。

  当下,农旅结合、以旅促农的成功案例有很多。在考察了供需关系及黄桃的经济效益后,在下涨村200余亩的闲置土地上,村集体带领村民种下了黄桃。“以绿色生态休闲农业为着手点‘农旅结合’,黄桃的成熟期在三年以后,在此期间,观花、采摘、加工、使用可形成一条特色产业链。”罗来富说。

  农家乐;大峡谷;旅游经济;江南;老人;浙江省;乡村旅游;临海市;休闲;漂流

  千人快闪颂祖国、诗朗诵歌唱祖国、登上长城为祖国母亲献歌……由浙江在线承办的共庆生同献礼——我为祖...

  夜游瓯江,拍到山体灯光秀的灵气。仰望天空,见证无人机拼出我自爱桐乡的字样。漫步义乌国际商贸城,记录...

Tags: 临海特色 

广告位
    广告位
    广告位

标签云

站点信息

  • 文章统计93篇文章
  • 标签管理标签云
  • 微信公众号:扫描二维码,关注我们